沉默一時絕不沉默一世的逝者

普通的不才文手。

雙胞胎的短篇故事~(完(?))

蒼藍之花&緋紅之花


「姐姐!你看,我做的花圈!給你!」緋紅髮色的女孩手持美麗的花圈跑到蒼藍髮色的女孩旁將花圈遞過去道,蒼藍的女孩微笑的接住了花圈,默默戴上頭上

「謝謝你,我很喜歡,好看嗎?」蒼藍的女孩望向滿臉期待的緋紅的女孩問


----------------


「不小心睡著了…做了個久違的夢呢…」緋紅髮色的女子坐在紅色的高大座位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丹紅大人!」有些蒼老的男子匆匆的跑進宮中下跪大喊

「有什麼事情。雷克將軍」被稱作丹紅的緋紅髮色的女子立即將笑容收起冷冷的對著男子問,語氣明顯的帶有著不耐煩

「藍薇大人…她……她…她…」名為雷克的男子有些結巴的慌張說著

「藍薇總騎士長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丹紅聽著雷克將軍一直結巴,有些不高興的問

「她…受傷了……」雷克全身有些顫抖,連回答都有些膽怯

「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丹紅聽到受傷兩個字後對著雷克大喊道

「可…可……可是……藍薇大人…的傷……並…並…不輕微…」雷克聽到大喊後被嚇到,馬上膽怯結巴的說

「齁?有多不輕微~?你說說?」丹紅將雙眼瞇起,提高音量和音階詢問前方的人

「這…這……個…」雷克顫抖的快要落淚了隨後從門口走入一個人

「還是讓我來說吧,丹紅大人」身材高挑金髮碧眼的男子站在雷克旁邊,鞠了個躬

「維德嗎,說吧!」丹紅望了望對著自己鞠躬的男子,馬上開口喊

「是的,其實是這樣的…藍薇大人他今早清晨獨自前往費德尼高山,聽說是為了採集稀有的花,蒼緋之心,但不幸遇到了三名暗殺者,雖然戰勝對方了但是自身的傷卻不輕,但藍薇大人卻堅持的將花採集到手,結果上了馬後立即失去意識,隨後是她的愛馬蕾拉將他運送回來。但是因為未能即時治療,又有些許凍傷,所以…目前還在觀察中」維德一五一十的慢慢敘述給丹紅聽,丹紅雙眼張大不敢相信的直直看著維德

「現在,立刻,馬上!帶我去見他!!」丹紅回過神來快速起身大吼,隨後快速走到維德面前

「遵從您的旨意…」維德緩緩開口,快速將雷克拉起帶領丹紅進入高級醫療所


「藍薇!」丹紅看見躺在床上的蒼藍髮色的女子後跑過去喊,然後凝望著在蒼藍髮色女子身上的傷

「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知道很危險的…可你卻……姐姐……」丹紅輕輕用手撫摸著名為藍薇的蒼藍髮色少女的手,不知不覺間淚水一滴滴落了下來

「妳…妳從以前…就常為了我想要的東西而且取來的人…現在不但為了我斬斷阻礙我旅途的事物……現在又卻…姐姐……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虧欠了你…都是我從以前到現在的任性…所以才害你每次都受傷的……姐姐……」丹紅眼中充滿著哀傷與不捨,手緊緊的握住藍薇的手一點點帶著哭聲訴說著這些年來的不捨

「丹…丹…紅……」藍薇的手稍微的動了一下,嘴裡艱難的喊著丹紅的名字,雙眼卻未睜開

「姐姐…!!」丹紅聽到了藍薇喊著自己的名,眼淚反而越落越多,沙啞的喊著藍薇

「我…幫…你把你想…要的花…摘……回來了……」藍薇緩緩的張開雙眼,露出淡淡的微笑勉強的對著在旁哭泣的人說道

「姐姐……丹紅不要花了…丹紅只要姐姐你能平安………好…不好…」丹紅抬頭看著藍薇沙啞的伴隨哭聲喊著

「丹紅不哭了……姐姐不讓丹紅擔心…姐姐沒事…不哭了…好嗎…」藍薇伸手抹去丹紅臉上的淚水,緩緩開口,說完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表示讓眼前的人不要擔心

「好…好…丹紅不哭了……姐姐要趕快好起來…才能繼續保護我…」丹紅握住撫摸自己臉龐的手,輕輕蹭了蹭

「這才是…我的…好妹妹……」藍薇艱難的吐露出最後的幾個字後再次的暈眩過去

「姐姐!!姐姐!!」丹紅看著藍薇再次暈眩後馬上大喊著對方,希望對方能夠清醒

「丹紅大人!請在旁邊稍等,藍薇大人的傷口裂開我們需要緊急處理!」白髮的男子與一些女子進入讓丹紅到旁邊稍等後開始處理裂開的傷口

「姐姐…姐姐……」丹紅待在旁邊不停的喊著以前最常喊的字眼,不知不覺眼淚又再次掉落,隨後哭聲就取代了那字眼


「姐姐…我不會在只讓你守護我了…我也要守護好你…」丹紅在哭聲中慢慢的說出內心的想法。


(為了守護對方,而不顧一切的勇往直前)


评论

热度(5)